实际情况是怎样的,为什么有人一定要脱鞋

图片 3

问:坐火车硬座,为什么有人一定要脱鞋?

坐火车是奇妙的体验,会遇见很多人,会看到很多行为,时刻都能吸取经验,受到启发。

问:看美剧发现美国人进屋从未脱鞋,实际情况是怎样的?

图片 1

坐硬座时,靠窗能占2/3的桌子,吃饭,打牌,趴桌子睡觉都很方便,靠走廊能紧挨着买站票的同志,屁股下面的座椅很可能是之前的乘客取放行李时直接踩过的,有的还会当着你的面踩,有的脱了鞋踩也可能有脚气。

图片 2

这只能说是不好的习惯,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因为火车是公共场合,车上有很多人,如果拖鞋脚不臭还可以,如果有很大的味,弄得车厢空气难闻,会影响其他旅客坐车心情,如果你是买的卧铺还好点儿,卧铺没有那么拥挤都是人都分开了,我坐车没有拖鞋的习惯,因为人与人之间坐的很近,拖鞋是不好的,我也经常坐火车,大多数人还是可以的,只有少部分人把座位当成自己家的沙发了,鞋脱了不说,坐个座位那姿势什么都有,东倒西歪的,有的人不仅脱了鞋,还在座位上躺着睡觉,口水都流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平常在家里是怎么过日子的,感觉这些人很邋遢,火车每个人的座位都是狭小的,只能坐个人,如果考虑到其他旅客的感受就文明乘车,做一个守规矩的人,让我们的公共场合更加和谐相处,坐个车就像一个旅游团似的,都是一个集体!

坐硬座想再多也没用,只要屁股下面有座位就该庆幸。有一次买了从大连到北京的硬座,旁边一姑娘从大连站开始就一直在我旁边站着,看着心疼就让姑娘在我座位上坐了一个多点,我也体验了站票的疲惫。

其实美国人对干净不干净不是特别在意,比较随性,要么不脱,要么光脚,没有洁癖。当然他们整体国家的环境卫生比我们好很多,但是也不是说就不会脏。还有他们也在意隐私吧,客人脱了鞋有味道也尴尬。我们国家从80年代开始,条件好了,城市家庭也讲究起来,但是外部环境卫生很差,所以不得不很注重个人卫生,尤其90年代,小时候在外面根本不会随地坐,把东西放在地上,都要拿个纸垫一下,衣服弄脏了回家被妈妈臭骂一顿。现在好很多了,大家也随意了很多,当然回家换拖鞋那还是必须,干净,最主要舒服啊!

近几年,在火车飞机上脱鞋光脚的事屡有报道、尤其是女人光脚屡成热点。我不愿就事论事,但感觉有必要从本质上分析一下光脚脱鞋是不是一种不文明不道德的行为。我觉得穿鞋与光脚属于不同地区不同群体的不同习惯,不能一概而论。去泰国的寺庙只能光脚进去,“穿鞋者进入”;伊斯兰国家女人多穿“人字鞋”;新西兰毛利人、部分印度人不穿鞋;北京女人时兴不穿袜。这些现象只能说是不同的爱好和不同习惯,不一定是不文明。保守的中国女人脚不外露但这都是“老皇历”了,如今光脚穿凉鞋也算是国人的风俗,不必大惊小怪。火车飞机上的人来自五湖四海,各有各的习惯,对光脚脱鞋无可厚非,看不惯应当多加包含。对于脚臭脱鞋的人应当另论。

硬卧相比硬座要舒服很多,起码脚丫子不会肿,无聊,晕车,瞌睡之时都能倒头就睡,如果睡觉比较死,完全可以忽略火车的隆隆声。

作为一名定居美国北加州的华裔,我是典型的需要客人进屋拖鞋的那一类人。

感觉还是要看具体情况
,不能一棒子打死说都是素质差。因为长时间坐着确实脚会肿会很难受,坐飞机飞长线的,还特地发拖鞋呢。

25小时以上的硬卧还是比较累的,再碰上火车充电慢,插座有限,或者没有插座就真的可以上演《火车生存之道》。

我从小爱干净,略带洁癖,两个孩子。在美国拥有自己的家人和房子后,尤其因为有孩子在地上爬和赤脚走路,为了清洁方便,我家只有两个儿童屋铺了地毯。

但是因为硬座一般是面对面的位子,再加上票价相对便宜,不排除农名工的比例会高一点,劳动人民的脚多少都会有点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拖鞋确实会给人带来不便。

无论是硬座还是硬卧,节约用电很重要,多带充电宝倒是可行,可也重啊!

但是大多数美国其他房屋地毯比例高,所有房间加上客厅全都是地毯。唯一的地板砖就是厨房和卫生间。

当然有些人明知道味道大,脱了鞋脚还搁在对面位子上,不考虑别人感受的,这种人就是素质差的百分百渣渣,不接受反驳。

在火车上就是在旅途中,我们有充足的时间看窗外风景。运气好了还能发现旁边的人是个很聊得来的有缘人,没准会碰到一生挚爱。

我会每两周大清洁一次地板,平时就是维持。清洁的时候就是吸尘器加上蒸汽拖把。每次清洁后,心情很舒畅。老公也是个爱干净的人。

不是说让我放松嘛?

我坐过25小时的硬座去漠河,也坐过40多小时的硬卧回新疆。车上的陌生人看见过我最狼狈的样子,我一定是那么真实和可爱。

而其他美国人大多数就是用吸尘器而已,一年半载才会雇个地毯清洁服务的频率。全屋的地毯费用一百美元往上。按地毯面积和房间面积计算。有包括挪家具和不挪家具的费用区别。因为人工贵,美国也有出租地毯清洁器的,但是我从raley租过一次,五六十美元。一直滴水,非常不好用。据我所知,华人家庭比较少雇佣地毯清洁服务,因为平时维持得挺干净。

让你放松,谁让你放松脚了?

可无论怎样我还是想和所爱的人从北京坐火车去莫斯科。这是我的小心愿。

每次有维修工人来上门服务的时候,他们是没有穿鞋套或拖鞋的习惯的。所以我会礼貌准备好鞋套请求他们穿后再进屋。维修人员一般都人高马大,鞋套必须买最大的。他们大多数人没有意见,少数人不愿意穿。这点我很感激。但有时候老公单独接待他们时忘记请他们穿鞋套,我都会立即把地板弄干净再让孩子玩。

白云黑土的经典段子。

那你会想和谁一起坐火车?

去别人家拜访时,我会问主人家我需要拖鞋吗?看人家的回复,所有的华人家庭我认识的都需要换拖鞋。而美国人家庭有孩子的需要拖鞋的比较多,一半一半吧。更多的美国家庭脱鞋进去是为了脚舒适,而不是为了干净。

首先,长时间坐硬座,腿和脚容易肿,所以脱鞋能放松与缓解症状。

图片 3

而且,只有华人家庭会为客人备上换的拖鞋。而美国家庭不会准备客人的拖鞋。你不问就是真的穿鞋走进去也没什么。而且一般美国人进家门都是从车库的门进去的,所以门口是没有鞋的。如果你看到门口有鞋架或者鞋子的房子一般就是华人了。我没有去过越南人和日本人韩国人的房子过,不知道其他亚裔的习惯。

其次,忒热。一般路程长,时间久,所以脚很难受,适当的放松不错。

再最后一点,在美的华裔年轻人分两类,一类abc,虽然父母是华人,但他们土生土长的就和美国人习惯一样了。第二类从国内过来的,那么大多数人都会进屋拖鞋,和国内习惯一样。

再次,素质。很多人即使没有问题,也会把脚拿出了,脱鞋什么的根本没有想别人,这个有待提升。

大概就是这么多了。

最后,脱鞋也可以,但是你的保证脚没味道啊,要是一脱鞋香喷喷的也很好,主要是真臭啊!

我在美国这么多年,要脱鞋的屋子,都是华裔的屋子。其他,没遇到要脱鞋的。

其实脱鞋问题不大,味道比较大,我觉得这才是关键!

我自己的屋子,不管是家人还是朋友来,都不脱鞋。

我认为是以下几点仅个人认为.

偶尔水电工,杀虫工人进屋(三个月一次杀虫),也不脱鞋。

一硬座便宜多农民工、我的父亲母亲也是农民、首先说明我不歧视农民.农村人很随性不喜欢拘束、容易出现脱鞋的问题、但不是所有的农民工都这样、这样的比例可能性大一点.

自己为了舒服,进屋会换脱鞋。如果仅仅是回去拿个东西什么的也不脱鞋。

二是有些人个人素质低、穿着西服套装也照脱、不顾及别人感受.

我想几个原因。

三是硬座车厢条件本身也差、长途跋涉确实难熬、身体差的很多脚都坐肿.

第一,比较干净。我住的公寓,一周清洁工打扫一次公共场所,包括楼梯、走道。封闭式公寓,楼梯走道铺地毯。擦窗、擦门等。室外也很干净。常年PM2.5是个位数。

鞋脱了人舒服些,一直穿着脚会觉得不舒服,像捆着个东西在脚上一样,想象一下在家睡觉的时候,穿着鞋,和衣服不脱,睡着💤舒服吗。

第二,人少,出了门,方圆200米,很少能在路上遇到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