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艺术界的春天,凌健个人简历

图片 2

简历

图片 1

图片 2

1963出生于中国山东潍坊市

第38届FIAC现场

博览会所在地巴黎大皇宫

1982求学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8年前,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被人们看作是死水一潭、行将就木;而现在,它又奇迹般地重新恢复了生命力:某些评论家就表示上周末刚结束的第38届FIAC甚至比今年的Frieze还卖得好。

Perrotin 画廊展出的 Wim Delvoye的装置作品

1986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学士学位

在曾经的一段时期中,FIAC被看作是现代及当代艺术藏家必须参加的一场艺博会。但1991年经济衰退之后,它很大程度上变得只能依靠法国本土的藏家和艺术家,在国际上的地位也迅速下降。创始于2003年的Frieze艺博会在一开始就吸引了众多人的注意力,并且被认为足以和科隆与巴黎的艺博会一较高下;不过,科隆的艺博会改变了自己的模式与举办日期,所以最后只剩下FIAC独自应战。尽管Frieze与FIAC在本质上存在着差异FIAC同时关注了20世纪的现代艺术与当代艺术,而Frieze只关注了后者但由于FIAC需要一种更国际化的时代边界,因而一场争夺参展者的战争打响了。

布鲁塞尔塔 香格纳画廊展位Marian Goodman 画廊展位

1987生活、创作于奥地利维也纳

对FIAC来说,最重要的改变发生在2006年:当时,举办FIAC的场馆从巴黎市郊的一个会议中心搬到了富丽堂皇的巴黎大皇宫,同时还在卢浮宫的一个院子里开辟了一块场地用于年轻画廊的展示,室外雕塑则都被安置在了杜乐丽花园中;此外,卫星艺博会层出不穷地涌现出来,私人藏家与博物馆成为了FIAC的特别参展者,使其演变成了一场特别的文化盛宴。参展画廊的国际化也逐渐达到了这样一个程度:法国本土的参展画廊从2003年的70%下降到了今年的31%。最近加入到FIAC的主要画廊包括纽约的Barbara
Gladstone画廊以及高古轩等。在过去4年中,大概有数十间画廊在巴黎与伦敦之间选择了巴黎。但对那些离开然后再次回归FIAC的画廊来说,这不仅仅是一种趋势,而且还是一场你争我夺的抢椅子游戏。

第38届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FIAC)于10月20日至23日在巴黎大皇宫中殿开幕,期间共有来自21个国家的168间画廊参加了本次艺术盛会。据组委会透露,今年为期5天的艺博会吸引了68000人次的参观者,和去年相比提高了6%。许多业内人士都说,今年的FIAC是38年来最为成功的一届。

1989生活、创作于德国柏林汉堡

编辑:冯漫雨

巴黎对艺术很认真,收藏家也很认真

2003-至今 生活、创作于德国柏林与中国北京

FIAC预展当天的参观情况充分的让笔者感受到法国人对于艺术的热情,这可能是众多顶级博览会中最夸张最壮观的展场,早晨10点的VIP专场,穿着时髦的VIP们还来不及的仔细观看和拍照,大皇宫门口的公众就很快排起长龙,12点一过大批的人潮立刻淹没整个展场,似乎每一个巴黎人都在等着参加这一年一次的艺术盛会。接下来的每一天展场内都是人头攒动,如果我们做一个博览会票房排名,FIAC绝对拔得头筹。

个展

尽管近期欧债危机的影响越来越大,但是此次博览会并不是真的如人们先前预想的那样一片阴霾。全球跑的收藏家们似乎并没有被经济危机所吓倒,很多前一周刚刚参观了Frieze的藏家又精神饱满的出现在FIAC,他们大多表示今年感觉FIAC比Frieze更重要,因为荟萃的作品更多让他们有更多的选择余地。有了藏家们的肯定,之后FIAC的销售情况自然表现得扎实强劲,开展当天Cheim
Read画廊以100万美元的价格将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的画作卖给了一名沙特阿拉伯藏家;Yvon
Lambert画廊以6万欧元的价格售出了米尔恰-康托尔(Mircea
Cantor)的一件装置作品;Hauser
Wirth画廊也很快地售出了拉希德-约翰逊(Rashid
Johnson)的作品,其中包括以9.5万美元成交的Napalm(2011)。

2011 水调歌头镜中月,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北京 中国

年轻画廊也博得好彩头,在VIP预展当日,一楼主展厅的区域还未开放之时,大批的VIP客户就被径直带去了二楼年轻画廊区参观,来自布鲁塞尔的画廊家CatherineBastide(他代理的主要是美国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卖出了所有作品;而柏林的展商Johann
Konig的情况也差不多,他代理的海伦-马尔滕(Helen
Marten)的作品也被藏家抢购一空。

2010 水调歌头,今日美术馆,北京 中国

卧薪尝胆,终于赶超

2009 回到北京, 香港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

由于FIAC在时间上紧跟伦敦Frieze艺博会,所以人们不免将两者进行比较。Frieze艺术博览会于2003年由英国艺术杂志Frieze的出版人Amanda
Sharp 和 Matthew Slotover
创办,博览会也因杂志而得名。由于该博览会非常独特,打破了传统博览会仅仅设立展厅的界限,在博览会同期还举行一系列的演讲和表演活动,因而以其先锋活力的态势在收藏家和大众之间取得了成功,很多人认为它是将伦敦变为世界艺术中心的关键所在。而已经创办了38年的FIAC,曾经被认为是继瑞士巴塞尔及德国科隆博览会以来收藏家们最应该参加的现代与当代艺术博览会。然而时运不济,在经历了91年的金融危机之后,FIAC逐步成为以法国本土收藏家和艺术家为主的博览会,其国际影响力也一度陷入低谷;03年后更是由于Frieze的创办而一度挣扎在是否继续生存下去的边缘,但是法国人对于夺回欧洲乃至世界艺术中心的决心与努力绝不容我们小觑,近些年的FIAC重装上阵正以新的面貌重新展现在世人面前。

2008 紅色的種子,DF2 畫廊,洛杉磯 美国
表面变调,曼谷当代唐人艺术中心,泰国

首先,从场地来说,FIAC就占据优势,透明的天顶自然的天光,在气势雄伟的大皇宫里展示当代的艺术作品的博览会绝对要比Frieze的公园帐篷的展览区域来的吸引人。其次,此消彼长的展商阵容成了双方最好的较量。近2年来越来越国际化得展商名单,使得FIAC扬眉吐气了一番。有数据表明参展的法国本土画廊从2003年前的70%降至为今年的
31%,而众多在巴塞尔、弗里兹、Amory展出的国际大画廊的数量也在逐年增加,甚至连一些久未露面重要画廊和机构,如伦敦的White
Cube, Sadie Coles HQ and
Lisson,还有纽约的佩斯也强势回归,给了Frieze迎头一棒。而从整场画廊展出作品的质量来看,今年似乎每间画廊都将最好的作品带到了FIAC。Frieze一向关注还在世的艺术家,以当代的艺术为主,因此作品不免先锋与激进,但是不知是否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今年大部分的画廊做了一个保守选择,参差不齐的展品质量这就使得博览会逊色不少。与伦敦相比,FIAC的作品质量就比较稳定,囊括的艺术家范围则更广,如Victoria
Mirro画廊此次带来的是草间弥生个展作品,而David
Zwiner画廊则带来了以美国先锋艺术家Dan
Flavin制作的三件彩色霓虹灯管装置,另外从法国著名当代艺术家丹尼尔-布伦(Daniel
Buren)的雕塑作品、到已故女艺术家路易斯-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的画作以至到20世纪早期的超现实主义、德国表现派画家的作品都兼而有之。

2007最后的理想主义,volker diehl画廊, 柏林
过眼云烟,凌健油画作品展,少励画廊,香港

另外,博览会期间巴黎整体的城市艺术活动氛围也有所提升。本年度的FIAC期间,巴黎特别安排了其他重量级活动来丰富这一季:蓬皮杜中心有蒙克(EdvardMunch)与草间弥生的展览,巴黎市立现代艺术博物馆有乔治-巴塞利茨(Georg
Baselitz)的雕塑,东京宫还有约翰阿姆雷德(JohnArmleder)的自发展,罗森布罗姆(RosenBlum)收藏与托马斯奥巴切特(Thomas
Olbricht)收藏也分别有展示亮相。在周四晚上,FIAC还在马莱区(le
Marais)等艺术区组织超过100家画廊参加的夜游画廊活动。

2005 凌健个展,艺术博览会,阿姆斯特丹 荷兰 中国人的梦想,Artiscope
画廊,布鲁塞尔 比利时

在巴黎与FIAC同时举行的,还有很多卫星博览会,也各有风格、特点。如分布在大皇宫和小皇宫两侧的Art
Elysees便是其中之一,此次Art
Elysees分为3个艺术画廊展区和1个设计画廊展区,绵延在香榭丽舍大道沿街的白色帐篷展厅中。但是大部分展品新意不大,多为符合普通法国公众的口味的平庸之作,而今年大皇宫旁侧桥下、塞纳河边上的Show
Off,却值得推荐!有不少大胆使人眼前一亮的年轻艺术家作品。

2004 完美无瑕,Van der Straeten画廊,阿姆斯特丹 荷兰

美中不足,有待提升

2003 高尚,北京四合院画廊 中国

今年虽然重要画廊、机构云集,但是在这份国际名单中来自亚洲的画廊比重非常小,而去年出现的日本画廊区今年集体消失,中国部分更是仅有一家香格纳画廊的出席,对于一个冠以国际性的艺术博览会来说,应当算是一大缺憾。另外,由于卢浮宫庭苑(Cour
Carre du Louvre)在施工,因此组委会将此前在卢浮宫Cour
Carre蓬下的年轻画廊展区也一并纳入大皇宫的主场。开发大皇宫的二层回廊新的展区,以期让观众们可以更集中更完整的参观整场。然而笔者认为,这一改革似乎并不如预想的成功,由于回廊的位置并不理想,展位也相对狭小,观展线路安排似乎也欠合理性,二层的人流不及底层的一半,所幸年轻画廊所展出的作品大多十分具有活力。有极力模仿流行市场风格的绘画作品,也有风格跳脱、实验色彩很浓的装置及影像,凭着自身努力倒也吸引到不少业内人士及部分愿于发掘新人的藏家光顾。

2002 亚洲时尚,亚洲震荡,柏林普鲁斯.奥科斯画廊 德国

而杜勒利花园(Jardin des Tuileries)和植物园(Jardin des
Plantes)的户外艺术项目的组织也有少许的不尽如人意。自06年起卢浮宫对面Tuileries公园每年Fiac都会邀请艺术家来参与户外公共艺术项目,今年邀请了20位艺术家展示了20件作品。今年,还有一个神秘的Musee
Mobile艺术项目,邀请了黄永砯、Douglas Gordon、Nari Ward、Lawrence
Weier、Daniel
Buren等艺术家参加,不知是由于组织问题还是场地问题,却在展览开幕时消失不见。而偌大的植物园中,作品散置各个角落,有些作品还被安放于植物丛中,这种布展形式对于缺乏背景了解的一般公众来说,无疑如盲人摸象。

芬芳的涅槃,阿姆斯特丹,梵德施泰德画廊 荷兰

10月24日FIAC
2011落下帷幕,已入深秋的巴黎虽然气温连连骤降,但是整个城市的艺术热情却让人们相信法国艺术界的春天将临!

柏林艺术形式国际艺术博览会

编辑:冯漫雨

2000 私人旅行柏林普路斯.奥科斯画廊

柏林艺术形式国际艺术博览会

1999 时间轴汉堡国际艺术KB工厂美术馆,

爱尔兰泰紫伊尤艺术中心奖学金

1997 劳和特画廊,汉堡,德国

1995 录像装置,白色空间画廊,汉堡,德国

1993 施文德画廊,法兰克福,德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