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下近千万美元黄花梨圈椅,艺术品市场乍暖还寒变理性

图片 2

图片 1

广东的天气乍暖还寒,刚刚结束的香港春拍也与天气相似。尽管三家大行亮出了不俗的成绩单:中国香港苏富比总成交额26.9亿港元,保利香港总成交额
10.983亿港元,中国嘉德香港2.53亿港元,其中还诞生了两件成交价过亿元的拍品,但不少业内人士却认为总体情况还不如去年。近期股市向好,楼市因新政出台由冷转暖,但艺术品市场似乎并未受惠。现时中国艺术品市场到底是暖是寒?

图片 2

南宋 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清雍正帝御宝白玉九螭钮方玺

现象

资料图片。图为清雍正/乾隆斗彩团花纹罐 42万美元落槌

中国香港春拍成绩不俗但业内人士认为艺术品市场乍暖还寒变理性

现象1:千万级瓷杂拍品不少

香港春拍拉开序幕,来自全世界的买家都在观望这轮大拍能否延续纽约春拍突如其来的热潮。在刚刚结束的纽约春拍中,有众多中国新买家入市,业内人士认为这些买家如转战中国市场,将令香港和北京的拍卖市场回暖。也有藏家认为纽约春拍形势大好是因为老藏家的藏品撑场,事实上拍品不乏有争议者,建议收藏者在随后的拍卖潮中要仔细鉴赏拍品,勿盲目追崇名人藏品。

广东的天气乍暖还寒,刚刚结束的香港春拍也与天气相似。尽管三家大行亮出了不俗的成绩单:中国香港苏富比总成交额26.9亿港元,保利香港总成交额10.983亿港元,中国嘉德香港2.53亿港元,其中还诞生了两件成交价过亿元的拍品,但不少业内人士却认为总体情况还不如去年。近期股市向好,楼市因新政出台由冷转暖,但艺术品市场似乎并未受惠。现时中国艺术品市场到底是暖是寒?

本次春拍中,中国香港苏富比为市场“贡献”了两件过亿港元的拍品,一件是1.1388亿港元的日本珍藏“南宋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一件是1.0492亿港元的“雍正御笔之宝”方玺。

在刚刚结束的纽约春拍中,众多中国新买家的入市令拍卖成交价量大涨。

现象

除此之外,多件成交价为数千万元的瓷杂也成为此次春拍的亮点。如估价为4000万~6000万港元的“清雍正青花穿花龙纹长颈胆瓶”在现场受多位内地行家的追捧,最终被电话委托以6600万港元(未加佣金)买下;同样估价在4000万~6000万港元的一对“清雍正粉彩过枝福寿双全盌”以2800万港元起拍,经过多番竞夺,最终以7850万港元落槌,8980万港元成交。“清乾隆黄地洋彩锦上添花暗八仙双龙耳瓶”去年曾以780多万欧元的成交价现身某意大利小拍,本次最终以4400万港元落槌。除了东汉玉璧因碎成几块且估值高达3000万港元而最终没成交外,其余近千万的十多件拍品全部成交。

在北京飞往纽约的航班上尽是似曾相识的面孔,以至于连乘务员都会问:您是去纽约参加拍卖的吗?可见这架飞机上的同好有多少了!国际买手陈连勇一段趣味横生的描绘把我们拉回了日前的纽约佳士得拍卖预展上,现场簇拥的中国买家让他觉得恍如身处北京的拍卖场。

现象1:千万级瓷杂拍品不少

不过国际艺术品买手陈连勇对于那件南宋官窑八方瓶的成交价格并不“满意”,原因是此件拍品曾于1975年以7.5万英镑价格落槌,而这个价格在当时可以购买伦敦市中心的一套物业,“这么换算的话,当时的市值超过了这次的落槌价”。在拍卖前,他预估成交价为1.5亿港元,“去年的定窑大碗成交价为1.5亿港元,这件南宋官窑八方瓶的稀缺性和重要性远胜于前者,所以这次并没有卖到理想的价格”。他认为可能是近期股市向好对艺术品市场有影响,因为资金分流进入股市,对于抱着“可买可不买”心态的买家来说,很可能会暂停在艺术品市场方面的动作。

现象一:

本次春拍中,中国香港苏富比为市场贡献了两件过亿港元的拍品,一件是1.1388亿港元的日本珍藏南宋官窑青釉八方弦纹盘口瓶,一件是1.0492亿港元的雍正御笔之宝方玺。

现象2:一线名家书画精品价高

中国新买家纽约抢货

除此之外,多件成交价为数千万元的瓷杂也成为此次春拍的亮点。如估价为4000万~6000万港元的清雍正青花穿花龙纹长颈胆瓶在现场受多位内地行家的追捧,最终被电话委托以6600万港元买下;同样估价在4000万~6000万港元的一对清雍正粉彩过枝福寿双全盌以2800万港元起拍,经过多番竞夺,最终以7850万港元落槌,8980万港元成交。清乾隆黄地洋彩锦上添花暗八仙双龙耳瓶去年曾以780多万欧元的成交价现身某意大利小拍,本次最终以4400万港元落槌。除了东汉玉璧因碎成几块且估值高达3000万港元而最终没成交外,其余近千万的十多件拍品全部成交。

本次春拍最受瞩目的书画拍品是张大千的《拟唐人秋郊揽辔图》,估价仅为1000万~1500万港元,最终以4400万港元成交。该件拍品成交后,许多行家的朋友圈“瞬间刷屏”。有行家雀跃写道:“谁说今年行情走下降趋势?买吧买吧,还会涨的!”陈连勇表示,这件拍品的高价“在情在理”,“虽然张大千早期画唐人画得并不少,但这件拍品胜在够精,而且早期出版、流传有绪”。

在随后的拍卖会上,来自广州的行家李先生发现中国买家中除了很多常见的面孔外,还有很多新面孔出现:他们都冲着大藏家安思远的专场拍卖来的。
安思远是美国在上世纪60~90年代最重要的收藏家和行家,收藏界无人不识这些新买家大多数来自内地。陈连勇透露,由于该专场的所有拍品都是无底价起拍,尽管拍卖行定下了估价,但实际上按估价的一半起拍,而且特别规定如果有买家应价,价格就往上走,如果没人应价,价格就往下走。

不过国际艺术品买手陈连勇对于那件南宋官窑八方瓶的成交价格并不满意,原因是此件拍品曾于1975年以7.5万英镑价格落槌,而这个价格在当时可以购买伦敦市中心的一套物业,这么换算的话,当时的市值超过了这次的落槌价。在拍卖前,他预估成交价为1.5亿港元,去年的定窑大碗成交价为1.5亿港元,这件南宋官窑八方瓶的稀缺性和重要性远胜于前者,所以这次并没有卖到理想的价格。他认为可能是近期股市向好对艺术品市场有影响,因为资金分流进入股市,对于抱着可买可不买心态的买家来说,很可能会暂停在艺术品市场方面的动作。

齐白石的《寿桃》虽然是常见的题材,但本次出现在拍场上的是难得一见的大尺幅,将近6平尺,又是88岁盛年之作,后在91岁时重新题赠送给当时瑞士的驻华大使,是齐白石的一件重要作品,估价400万~500万港元,最终以1750万港元落槌。画家另一件《红线盗盒》也受到关注,15万港元起拍,最后竟以370万港元落槌,有行家在朋友圈叹息“花落他家”。

这个规定很明显表现了藏家要把拍品全部卖掉的意愿。陈连勇说,这才吸引了新买家的参与。不过,事实上,这些拍品最后都以估价10倍左右的价格成交,被业内称为历年纽约佳士得成绩最好的一场拍卖会。据了解,以有钱任性横扫拍场的上海藏家刘益谦也参加了这场拍卖会并以486.9万美元买下一件铜佛像。整场拍卖的最高潮是四张明黄花梨圈椅,估价为80万~120万美元,最终以850万美元落槌,加上佣金后为968.5万美元,是全场成交价最高的拍品,而买家是来自北京的藏家。

现象2:一线名家书画精品价高

而黄宾虹的作品表现也不错,一件曾由东莞藏书家“五十万卷楼主”收藏的作品,最后以980万港元落槌,令行家惊讶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竟能卖出如此高价;另一件手卷长达1.73米,是画家当时赠予岭南名家之作,有邓芬等人的题跋,终以850万港元落槌。陈连勇认为这件拍品成交价略低,可能与拍卖顺序靠后有一定关系。

新买家出乎意料出现成为直接的竞争,资深行家也措手不及。陈连勇本来最心仪的拍品是金磁州窑黑釉铁锈花瓶,因为两年前,纽约佳士得组织去安思远家参观时,他就一眼看上了。拍卖前,他看到这件拍品的估价只是6万~8万美元,心中暗喜,盘算如果叫价在10万美元左右就争取拿下。没想到这件拍品被买家们竞争到直至55万元才落槌,加上佣金已达66.5万美元,远远超出了市场行情和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本次春拍最受瞩目的书画拍品是张大千的《拟唐人秋郊揽辔图》,估价仅为1000万~1500万港元,最终以4400万港元成交。该件拍品成交后,许多行家的朋友圈瞬间刷屏。有行家雀跃写道:谁说今年行情走下降趋势?买吧买吧,还会涨的!陈连勇表示,这件拍品的高价在情在理,虽然张大千早期画唐人画得并不少,但这件拍品胜在够精,而且早期出版、流传有绪。

市场行家冯秋泓告诉记者,苏富比的书画成交之所以较好,一是因为品牌影响力,二是因为本次出现了一些质量不错的“生货”,“而内地的拍卖会上,有的拍品一年内反复几次拍,成交肯定相对较差”。他认为,实际上拍卖场上只要有两个“狂热分子”志在必得,就能创出高价。

现象二:

齐白石的《寿桃》虽然是常见的题材,但本次出现在拍场上的是难得一见的大尺幅,将近6平尺,又是88岁盛年之作,后在91岁时重新题赠送给当时瑞士的驻华大使,是齐白石的一件重要作品,估价400万~500万港元,最终以1750万港元落槌。画家另一件《红线盗盒》也受到关注,15万港元起拍,最后竟以370万港元落槌,有行家在朋友圈叹息花落他家。

现象3:当代油画市场出现“做局乌龙”

老藏家藏品良莠不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